移动版

爆款电影频出也撑不起股价!北京文化一年遭114次减持

发布时间:2020-01-07 20:33    来源媒体:证券时报

近几年,北京文化(000802)(000802)因频频押中《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战狼2》等爆款电影,在资本市场引起关注。不过,爆款电影虽然支撑起了北京文化的业绩,但却未能支撑起股价。2019年,北京文化遭到股东频繁减持,部分股东甚至亏本“出逃”。

Wind数据显示,2019年,遭股东连续减持次数最多的上市公司中,北京文化以114次高居榜首,比第二名高出一倍。

一年减持逾百次

Wind数据显示,2019年,北京文化股东连续114次减持了北京文化股份,这让北京文化成为2019年A股被连续减持最多的公司。尤其值得注意的是,114次减持有106次发生在2019年7月以后。

除了减持频率高,北京文化减持的“参与度”也高,2019年,北京文化前十大股东中有多位股东参与了减持。

比如北京文化2019年半年报中公布的第四大股东西藏九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先后于2019年1月、2019年7月发出减持计划。公告显示,2019年,西藏九达先后14次减持了北京文化股份;北京文化另一大股东,石河子无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19年也先后13次减持了北京文化股权。

另外,2019年,北京文化有多名股东涉及股份质押违约,导致持股被动减持,如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西藏金宝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均出现过被动减持情况。

2019年下半年北京文化被减持情况

从收益来看,由于北京文化近年来股价持续下行,2019年下半年减持密集期,正是北京文化股价相对低点,导致部分股东在减持时出现了亏损。

以西藏九达为例,公告显示,2019年11月18日,西藏九达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北京文化349万股,减持比例0.49%,减持均价为7.42元/股。这个价格低于北京文化当天的收盘价8.11元/股,也低于西藏九达的投资成本价。

2016年4月,西藏九达认购北京文化非公开发行股份共计4761.6万股,认购价格为8.92元/股,扣除期间北京文化先后三次派息,其持股成本也显著高于其减持价格。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2019年,西藏九达14次减持中,有3次减持价格低于或接近其成本价。而石河子无极2019年的13次减持中,有5次减持均价低于或接近其成本价。

2019年11月,曾有投资者询问北京文化经营是否出现重大问题,才导致多个股东不计成本减持,北京文化回应称,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

主动减持尚且如此,被动减持中有更多为亏损减持。如西藏金宝藏2019年10月的18次被动减持,价格几乎均低于或接近其成本价。

连番减持下,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也面临易主风险。2019年12月,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华力控股因质押给东吴证券的部分股份涉及质押逾期,被实施强制违约处置而导致强制平仓。华力控股被动减持了部分股份后,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15.6%的持股比例,成为北京文化第一大单一股东。

不过,由于华力控股与持股0.56%的“陕国投·聚宝盆98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一致行动人,其合计持有北京文化15.72%的股份,仍为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但目前华力控股与富德生命人寿持股差距较小,且华力控股被动减持风险仍然存在,因此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仍然存在易主风险。

“不自信”的股东

除第一大股东华力控股外,2019年下半年减持北京文化的,主要是在2016年4月通过认购北京文化非公开发行股份进入的这批股东。

2016年4月,北京文化进行非公开发行,向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藏金宝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8名特定机构投资者发行约3.24亿股,调整后的发行价8.92元/股,募集资金约28.94亿元。

此次参与认购的投资者,此前与北京文化均无股权关系。在发行完成后,北京文化前十大股东发生了较大变化,此次8家投资机构中有6名进入北京文化前十大股东之列,富德生命人寿甚至成了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

公告显示,此次非公开发行的股票自发行结束之日起,三十六个月内不得转让。2019年4月5日、2019年7月5日,8家投资机构先后申请限售股解禁,合计占北京文化45.3%的股份解除限售,北京文化随即迎来了一场减持高潮。

北京文化此次募集资金中,13.5亿元被用于收购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100%股权,7.5亿元被用于收购浙江星河文化经纪有限公司100%股权。根据相关文件的阐述,北京文化收购这两家公司,是为了扩大其影视文化产业规模,使其影视文化产业链更加完整。

被收购对象星河文化法定代表人、当时的实际控制人王京花,世纪伙伴的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娄晓曦均参与了此次增发认购。

资料显示,在此次非公开发行中,西藏金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认购了北京文化3139万股,耗资约2.8亿元。工商信息显示,西藏金桔的法定代表人为王京花,其持有西藏金桔80%股份。

另外两大认购方西藏金宝藏、新疆嘉梦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法定代表人均为娄晓曦。其中,娄晓曦持股100%的西藏金宝藏认购了北京文化5281.6万股,新疆嘉梦认购了3799万股,合计耗资约8.1亿元。

星河文化、世纪伙伴被收购后与北京文化并表,娄晓曦还担任了北京文化董事、副董事长等职务,直到2019年8月,娄晓曦辞去了北京文化所有职务。

目前,娄晓曦虽然不在北京文化任职,但其依然担任世纪伙伴董事长、经理,王京花也依然担任星河文化总经理。然而,在公司持续经营的情况下,王京花、娄晓曦并未选择与北京文化一同走下去,而是在解禁期刚过,就陆续申请减持北京文化股份。

其中,西藏金宝藏于2019年7月发布了预减持公告,拟减持北京文化320万股。同时,自2019年7月以来,西藏金宝藏因质押股份涉及违约,被质权人实施违约处置导致76次被动减持。

在北京文化近期股价较低的情况下,新疆嘉梦虽然未减持北京文化股票,但其已于2019年11月发出减持预披露公告,拟自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减持1431.8万股,不超过2%的股份。

王京花控制的西藏金桔持有的北京文化股权不足5%,2019年半年报显示,西藏金桔在持有的北京文化股权解禁后,减持了2147.7万股,其持有的北京文化股票仅剩991.3万股。

北京文化前五大股东持股变化情况

星河文化、世纪伙伴虽然在业绩对赌期完成了业绩对赌,但之后可谓迅速变脸。这或许可以解释,上述参与增发的股东为何急于减持。

迅速变脸的被收购企业

2019年上半年,星河文化、世纪伙伴收入和净利润出现断崖式下跌。

其中,星河文化营业收入为1448万元,净利润为223万元。世纪伙伴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73.9万元,净利润为-706万元;作为对比,2018年上半年,世纪伙伴营业收入为1.37亿元,净利润为3746万元。

星河文化主营业务为艺人经纪,其前身为北京拾捌文化经纪有限公司。在国内艺人经纪领域,王京花及其创办的拾捌文化具有较强的影响力,在一些宣传报道中,王京花被称之为“国内经纪行业第一人”,拾捌文化则被定义为“中国大陆最大的独立演员经纪公司”。

资料显示,星河文化(拾捌文化)早期旗下艺人众多,包括陈道明、任泉、白百合、胡军、陆毅、郭京飞、斯琴高娃、袁咏仪等。

不过,近年来,星河文化旗下头部艺人出现了大幅流失。星河文化官网公布的信息显示,目前星河文化旗下艺人包括陆毅、柯蓝、郭京飞、李乃文、印小天等;导演方面有沈严、郭凡、潘戍午等,虽然官网上公布的艺人仍有48人,但与早年相比,头部艺人流失十分明显。

广州某专业经纪公司经纪人告诉记者,经纪公司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其签约艺人的各种商业活动收入分成,公司与艺人之间的权利义务主要由艺人经纪合同约束。“大牌艺人不仅能给公司带来品牌溢价,产生的收入也相对更高。”该经纪人表示,对于经纪公司而言,艺人尤其是头部艺人的流失对其收入影响很大。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9月,北京文化收购星河文化时的评估报告显示,采用市场法评估,星河文化评估增值率达9405%。

大幅增值的重要原因,就是星河文化由王京花创立,且核心成员由多名资深艺人经纪、宣传负责人组成,且星河文化当时拥有50多名签约艺人、导演、编剧,被认为具有重要价值。

北京文化收购的另一家公司世纪伙伴目前的状况同样不乐观。世纪伙伴是一家影视娱乐制作公司,以电影、电视剧出品制作为主体,业务涵盖影视策划投资制作、栏目及舞台剧策划制作、娱乐营销、广告运营、艺人经纪及新媒体等多元化产业模块。

记者发现,目前世纪伙伴官方网站已经无法打开,而其官方微博早在2018年8月即停止更新。

另外,作为一家影视娱乐公司,世纪伙伴近年来作品并不多。国家广电总局公布的电视剧备案信息显示,2015年至2017年,世纪伙伴通过拍摄备案公示的仅有《勇敢的心2》、《我的狼爸》、《当我们爱在一起》等少量作品。而2017年以来,世纪伙伴仅在2018年5月有一部《倩女幽魂》通过备案公示。

即便算上联合制作、参与投资的影片,世纪伙伴近年来有影响力的作品也不多。近年来,世纪伙伴常用于宣传的《少帅》等剧目,还是制作于数年前的作品。这或许是导致世纪伙伴2018年以来业绩出现暴跌的重要原因。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