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酒鬼酒“交卷”一季报:减收增利 库存攀升

发布时间:2020-04-25 09:16    来源媒体:和讯

本报记者 许礼清 蒋政 北京报道

伴随着2019年年终答卷的交出,酒鬼酒(000799,股吧)股份有限公司(000799.SZ)率先发布了2020年白酒行业的首份一季度报告。

2019年末的甜蜜素风波,并未影响其年度业绩表现。2019年,酒鬼酒实现营收15.12亿元,同比增长27.38%;净利润2.99亿元,同比增长34.55%。

然而2020年开局,对于酒鬼酒来说并不算理想。一季度,酒鬼酒营收3.13亿元,同比下降9.68%。对此,酒鬼酒在财报中解释称,受疫情影响,旗下酒鬼、湘泉系列销售收入大幅降低。但在高端酒带动下,酒鬼酒净利润仍实现了32.24%的上浮。

与此同时,酒鬼酒在4月23日下午,连续发布《第七届董事会第十七次会议决议公告》和《关于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辞职的公告》,披露新领导班子。伴随着内部人事变动,其经营架构也作出相应调整。而目前,酒鬼酒的库存问题仍然亟待解决。

对于上述问题,《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向酒鬼酒发送采访函,对方回应称,“目前不便回复”。

白酒专家蔡学飞告诉记者,酒鬼酒作为区域酒企,此前精英化的路线让其没有深耕本土市场,导致苏酒、川酒、皖酒等都在湖南市场取得一定的市场份额。不过,近几年酒鬼酒不断进行内部调整,市场策略有所改变,目前也在不断进行市场扩张。

持续高端化

酒鬼酒率先以一份2020年一季度报揭开了酒业的面纱。财报显示,受疫情影响,酒鬼、湘泉系列销售收入大幅降低,导致公司营收下降9.68%。但净利却出现大幅上涨。财报显示,酒鬼酒一季度净利润为9607.18万元,同比增长32.24%。

对于不增收反增利的情况,蔡学飞告诉记者,酒鬼酒近年来一直在走高端化路线,整个产品结构向高端极速升级,利润率增长,从而弥补了销量减少所带来的营收下降。

根据2019年财报,主打高端定位的内参系列销售额同比增长35.38%,且毛利率在90%左右。受益内参占比高增,公司2020第一季度毛利率较去年同期提升7.81%至85.40%。

酒鬼酒正得益于持续推进的高端化。高端产品内参酒经历2019年三次控货提价,目前在其天猫旗舰店售价为1499元/瓶,直接对标飞天茅台(600519)。此前,内参酒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哲对外称,2020年内参酒的销售额要在2019年基础上翻一番,达到10亿元的销售额。而酒鬼酒2019年全年营收也不过15亿元左右。

不过,在2020年一季度报中并未详细披露内参酒的销售情况,但从以往来看,内参酒的销售额占比逐年走高的趋势明显。2019年,酒鬼酒旗下内参系列、酒鬼系列、湘泉系列和其他系列,分别贡献收入约为3.31亿、10.05亿、1.49亿和0.22亿元,占比各在22%、67%、10%和1%左右。不难发现,酒鬼系列仍是公司营收的核心部分,高端的内参占比仅为2成。

根据年报披露,内参酒的3.31亿元销售额中,湖南市场占了71.98%,省外市场占28.02%。为加大高端内参引领作用,2019年酒鬼酒成立北京、华北、中原、华南四个省外战区,开启“内参”酒全国化进程。

此外,相比内参和酒鬼系列的高毛利,湘泉系列毛利率仅为9.62%,其对酒鬼酒2019年的业绩贡献并不大,被外界质疑其拖累公司整体业绩增长速度。

“湘泉系列作为整个公司的中低端产品,区域名牌优势明显,有一定的市场竞争力和号召力。另一方面,酒鬼酒体量太小,必须要有一个完整的产品结构,让企业的产品结构和利润结构更加健全。”蔡学飞表示。

内控外扩受困

提出百亿目标、致力于高端内参系列全国化的酒鬼酒,在湖南本土市场却并无绝对的市场优势。酒鬼酒曾在财报中提到,由于公司产销规模较小,作为根据地的湖南市场份额仍需进一步提升。

东北证券在2018 年《自上而下全面改善,湘西名酒蓄势待发》深度报告中提出,在湖南大本营市场公司市占率仅为3%,远低于安徽、江苏等本地龙头公司在当地的市场占有率,作为湖南白酒第一品牌,大本营市场仍具有极大的潜力可供挖掘。

中信建设证券研报指出,湖南省内地产酒市场份额占比预计不到30%,在省外品牌中,茅台、泸州老窖(000568,股吧)以及五粮液(000858)表现强势,水井坊(600779,股吧)、郎酒、洋河以及剑南春均占有一定市场份额。

事实上,酒鬼酒的困境是众多区域酒企所面临的共同问题。面对一线酒企和部分区域强势品牌的渠道下沉,区域酒企不仅全国化受阻,原本具有优势的本土市场也正遭受着强烈挤压。

蔡学飞表示,酒鬼酒实际上一直在走小而美的精英化路线,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并不追求规模,虽然湖南省内没有强势酒企,但是湖南酒业消费市场开放程度很高,苏酒、川酒、皖酒等都在湖南市场发展得不错,最终导致酒鬼酒省内销量和市场占有率低。

“省内份额问题是历史原因形成的,直到现在,也主要是江苏、河北、山西、陕西、安徽、江西等省,本省龙头的省内份额偏高。酒鬼酒的发展基因并非省内为王,上世纪90年代前期是从台湾和北京文化(000802,股吧)界打开名声。”白酒专家晋育锋分析道。

规模小以至于酒鬼酒的年营收始终处于上市酒企末端。为拓展市场,布局全国,中粮入主之后,对酒鬼酒整个经销体系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首先便是下沉县级市、掌控湖南本地。此外,酒鬼酒开始重点开拓北京、山东、两广等省外市场,进而进军全国市场。

“中粮入主之后,所有销售公司都是厂家独立操作,全资控股,经销商不再持有股份。此外,经销公司的领导班子也全部换成中粮方面的人。”湖南某酒鬼酒经销商告诉记者,酒鬼酒现在在全国各地设置销售公司和人员。

另有经销商告诉记者,酒鬼酒的大本营就是湖南省,在省外几乎没有成型的经销体系,虽然设有一些全国各地的销售人员,但并没有实际的发展作用。从酒鬼酒的财报可以看出,华东地区仍为其主要收入来源,2019年华东区营收为8.77亿元,占整体营收的58%。

不过,酒鬼酒全国化的步伐并未止步。4月23日,酒鬼酒迎来重大人事变动,酒鬼酒股份公司副总经理(行使总经理权力)人选尘埃落定,伴随着人事变动,其经营层面也作出不小调整,其中,销售层面最大的变动就是内参、酒鬼酒、湘泉三大品牌统一运作。

白酒专家杨承平告诉记者,以前三个事业部各自为营,如今公司让三大品牌共同运作,促使管理更加系统,同时更加整合、协调、互助推进旗下几大品牌的市场运作,凸显高端带动作用。同时也有利于公司更加深入布局全国化市场。

库存高企

除了全国化,目前摆在酒鬼酒面前更为急迫的事情是去库存。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酒鬼酒的存货为9.32亿元,比2018年初增长了1亿元左右,占总资产的28.9%。而在2020年一季度末,酒鬼酒公司的存货再次攀升至9.68亿元,占其同期流动资产的40%。

杨承平表示,从酒鬼酒攀升的库存可以看出的是,疫情之下,白酒消费场景的阻断导致终端滞销和经销商出货不畅,渠道库存积压,三月份经销商提货压力增大。

“今年百姓的钱袋子紧,酒业行情很糟糕,现在产品基本都压在终端客户手中,终端库存积压过多,我们也没精力去厂家提货。目前厂家优惠力度挺大,但我在三月也只敢提取少量的货,用来投入市场以及送礼。”武汉某白酒经销商告诉记者。

据华夏酒报此前报道,4月10日,有投资平台显示,酒鬼酒旗下内参酒销售公司可以提供担保,为经销商提供专项贷款。

酒鬼酒方面表示,今年4月,中国建设银行推出为受疫情影响的小微企业及企业主、个体工商户等普惠金融客群的“云义贷”信贷业务,内参公司经销商可自愿选择参与“云义贷”项目,根据银行规定,该项业务无需担保,但为保证银行贷款资金的安全性,要求贷款仅用于采购内参酒。

此前泸州老窖、五粮液、郎酒、舍得酒业(600702,股吧)等纷纷开始制定对经销商的帮扶政策。但杨承平表示,企业暂时不对经销商进行压货以及其他措施,并未实际解决和帮助消化经销商手里以往积压的库存。目前渠道库存高企,在整个市场消费乏力的环境之下,酒企和经销商只能通过小范围的动销,真正能让市场完全消化现有的库存还需等待一段时间。

“第一季度的货基本在春节前出完,企业第一季度的业绩压力并不大。目前渠道库存大,第二个季度才是真正考验企业的时候。”蔡学飞认为。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